风险资产反弹,避险资产为何没抛掉?

从2月中旬开始,风险资产启动了一轮气势如虹的反弹,但这轮复苏行情似乎缺了点什么,那就是避险资产并没有遭到相应程度的抛售。与往常非理性的上涨不同,这一次的反弹显得相当谨慎。


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员。
在这轮反弹中,一些风险级别最高的资产收获了相当大的涨幅。摩根大通新兴市场货币指数(J.P. Morgan Emerging Markets Currency Index)上涨8%,是2000年诞生以来第二次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大的升势。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垃圾债基准指数则显示,美国垃圾债价格上涨8%,为2009年夏季(当时美国刚刚摆脱经济衰退)以来相同时间跨度内该指标的最大涨幅。
美国股市也没有缺席此轮涨势。上周过半的时候,标普500指数已较2月份低点上涨超过12%,创下2011年底以来相同时间跨度的最大涨幅。
反弹时间提前了几周的大宗商品价格则创下2010年底以来相同时间跨度的最大涨幅。
过去六周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风险偏好升温推动市场上涨最快的时间段之一。
不过,不管新闻报道怎么说,市场并未呈现出疯狂冒险的局面。在风险资产价格上涨之际,1月份和2月初投资者蜂拥买入的三种传统安全资产价格并没有回落。日圆、黄金和瑞郎与年初相比仍居高不下,尽管出现过波动,但与2月11日股市和债市触底当日的水平相比几乎一样强劲。
这种现象起码是不寻常的。由于投资者会在恐惧与贪婪之间辗转,安全资产与风险资产的价格走势通常是相反的。尽管同样是安全资产的美国国债遭到了抛售,但跌幅远不及风险资产的涨幅。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较低点上涨0.24个百分点,至1.87%。债券价格下跌时收益率会上涨。
那么如何解释这种市场担忧情绪与股市和新兴市场惊人上涨并存的现象呢?简而言之,这是由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推动的一轮痛苦反弹,不是那种让投资者感到振奋的反弹。
市场的担忧情绪没有消失,只是对象变了。2月份,投资者担心衰退、通缩、人民币贬值、利润下降、新兴市场过量债务以及低油价造成的公司违约。油价上涨一定程度上平复了这些担忧,使大宗商品相关资产和通胀相关资产价格上涨。这提振了新兴市场、垃圾债和矿业类股,同时使大量资金流出货币市场基金。
看一看共同基金的流向。EPFR Global的追踪显示,资金已流回垃圾债券基金、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基金以及大宗商品基金。
虽然也有资金流出了政府债券,但几乎全都转入了同样安全的通货膨胀挂钩政府债券基金。
在股票市场上,最安全也最乏味的公用事业板块引领大盘上扬。通常在上涨行情中表现更出色的小型股逊于以往。截止周一后市,追踪小型股行情的美国罗素2000指数年初以来累计下挫约5%,而大型股的股价较1月初变化不大。
期权市场的担忧情绪也十分明显。在这里,交易员利用看跌期权预防股市下跌,也利用看涨期权在股价上涨时获利。二者的比率通常被视为衡量投机者承担风险意愿的指标。目前,此类指标显示市场较以往更为谨慎。
市场传递的信息表明,投资者并不真的相信此轮上涨行情。
这种局面对于逆势投资者可能非常有利。市场忧虑就像一堵墙 ,忧虑越多,市场爬得就越高,而且还有更多的担忧等着被克服,进而推动价格上涨。按照这一观点,投资者最好押注在这一轮反弹中滞后的板块,比如金融股或奢侈品股票,但考虑到担忧情绪,不要期望顺风顺水的上涨。
James Mackintosh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2 01:45:25